陳Sir揚言(第1534期)
  假如錢一年一年地花,廣州的水浸黑點一年一年地減少,珠江水一年一年地變清,市民絕對收貨。
  廣州市水務局通過廣州市政府採購網發出招標公告,準備花43.9萬元聘請有資質的單位,研究廣州水浸街頻繁發生背景下,市政排水和水利排澇兩級排澇模式的銜接問題,為廣州市排澇規劃、治理水浸街提供科學依據。看樣子廣州是擺出了終結“落雨大,水浸街”歷史的架勢,與這個歷史的終結者的宏大目標相比,43.9萬元真是一個很小很小的數字。如果真能終結“水浸街”我猜4900萬元都有人肯出,其實4900萬元也不是一個很了不起的大數字,與治水曾經的一天一個億相比。
  這條消息給我們帶來的正面消息並不是廣州又要用錢來表示治水的決心了,而是有關部門正在認真或者比較認真地解題了———以往每逢落雨大水浸街,他們就要說多少年一遇,如何罕見等等,現在提出“市政排水和水利排澇兩級排澇模式的銜接問題”是把眼光從天上轉到地下,這應該還算是一個積極的信號。
  既然“落雨大水浸街”早就成了兒歌,說明瞭“下大雨”和“水街浸”之間還是有些關係。廣州是一個亞熱帶城市,常年雨水多,夏季暴雨多,這些是小孩都懂得的事情。暴雨一來就水浸街不足為奇。問題在於天還是那個天,雨還是那個雨,近年來為何水浸街越來越厲害?前兩年暨大門口幾乎逢大雨必浸,被戲稱為威尼斯大學崗頂分院,但是今年又好像不怎麼浸了。可見事在人為。另一個例子是每逢大雨,荔枝灣涌附近的居民就叫苦不迭,為什麼修荔枝灣涌之前不浸,修了之後就逢雨必浸?可見“落雨大,水浸不浸街”,不是天的問題,只是人的問題。
  為了治水,廣州可謂費盡心思。曾經把治水當做一號工程,曾經聲稱一天把一個億的銀子扔進水裡頭一定要把水搞定。現在每天一個億還有沒有繼續扔?已經扔進去的多少個億取得了多少的成效?市民無從知曉。每逢暴雨警報,水浸黑點(包括前文提到的暨大)附近就會有應急人員帶備強力水泵等神級設備嚴陣以待,這固然是好事,但是也傳遞出一個信息,目前只能夠停留在治標階段,治本還遠遠談不上。
  廣州的治水就目標而言,我看無非一是城市景觀,這是“最”重要的,這是東濠涌的豪華治水模式給我們傳遞出來的信息。二是市政排水,這是常識告訴我們的。三是治理污染,四是水利排澇,這也是今天看到的這條新聞告訴我們的。雖然此水非彼水,但是水還是水,不管天上來還是工廠中來陽臺上來,不管乾凈還是骯髒,所有的水都在我們親愛的城市的地表和地下流淌。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城市的水系統就一個。這也恰恰給治水無效或者治水無期找到了一個最好的藉口。或者積極一點看,這足以道出廣州治水到底有多難。俗話說,欺山莫欺水,絕對真理。
  城市排水是一門很專業的學問,門外漢連熱鬧都看不明白。所以市民盯住的永遠就只有兩個東西,一是你扔了多少錢進去?二是你做出了什麼成效?因此請什麼公司做什麼項目市民知道和不知道都是一樣的。假如錢一年一年地花,廣州的水浸黑點一年一年地減少,珠江水一年一年地變清,市民絕對收貨。現在的問題只是我們離那一天究竟有多遠?廣州市水務局能不能給個預告? □陳揚  (原標題:廣州幾時告別水浸 水務局給個預告唄)
創作者介紹

1208

jugejj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